【父亲节专访】上阵父子兵!青岛警营里情怀传承

栏目:本地新闻 ┊ 发布时间:2019-06-18 ┊ 人气:

青岛新闻网6月15日讯(记者 陈志伟 通讯员 青公宣)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父亲节来临之际,青岛新闻网记者带您走进青岛警营,聆听父子(女)两代从警人的心声。

爷孙三代的警察世家

我是山东警察学院的一名学生,我的家庭比较特殊,我的父亲叫刘冲是胶州市公安局交警大队一中队中队长,爷爷也是一名警察,可以说是警察世家了。父亲对我要求比较严格,他说爷爷也是这样要求他的。小时候,父亲的工作很忙,有的时候一个周也见不上一面,我睡了之后他才回家,早上起床他早就已经上班去了。高考报志愿的时候,父亲拉着我去报警校,但我觉得警察太忙太累,并不想去报考,但最终拗不过父亲。

上了警校,我渐渐改变了我对警察这个职业的偏见,也渐渐理解了父亲。父亲总是通过微信电话鼓励我、支持我,激励我成长,让我变得更加坚强。现在我会传承父亲、爷爷的那一份责任与荣誉,为公安事业注入新的力量,成为一名像父亲、爷爷一样的警察!

“老古董”和“小古董”

我是四方区治安民警谢圣元。我爸叫谢军,是市南分局云南路派出所的指导员,在我眼中他就是个“老古董”。在我小的时候,我家这个老古董总是很忙,我爸有时候问我长大想干什么,我就撇下一句反正干什么不干警察。他一听这个就坐不住了,上来就拿出为人民服务那套来给我“洗脑”,什么舍小家为大家,什么负重前行之类的,我当时也是听不懂,我知道的只是家长会上见不着他,生病住院看不着他。

就这样,带着不理解甚至是怨气我慢慢长大了,慢慢的也知道了公安工作的不容易,也逐渐明白了我爸的苦衷。高中毕业,我主动报考了警校,再后来我通过考试成为了一名新警。工作之后值班,备勤,加班成了常态,节假日往往也是在岗位上度过,回家吃饭的次数越来越少,通宵审查的次数越来越多,我也变成了“小古董”,似乎看到了当年我爸忙碌的身影,理解了他的不易。舍小家为大家的背后是一份坚守,是一份责任,我们坚守岗位是为了更多的人能够安全回家,我们彻夜不眠是为了让更多人能够安睡。能够像父亲一样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我很自豪,也很骄傲。

你是我上警校的原因

我叫曹语航,是山东警察学院一名大二学生。我的父亲是同安路派出所社区民警曹宏。别人眼中他坚实可靠,总是冲在一线。尽职尽责、不辞辛劳,只为守护自己所深爱的的这一座碧岛向全世界展露出她最美的风采。

“我现在要去出现场。”“我在外面有任务。”“你爸爸今晚值班。”多少次我需要父亲的时候,往往会得到这样的答复。我不想承认我有个工作狂的父亲,说不上埋怨,但也未曾完全理解父亲的终日忙碌。

而进入警校后,却正是父亲于我记忆中身体力行的辛劳奔忙让我对繁琐劳累的训练任务有了更强的忍耐力,在身心俱疲时,想一想已如此劳累半生的父亲,就有了再支撑一段的力量。这时的我,已隐隐意识到,父亲是我选择报考警校的一大动因。

警察情怀的接力

我叫朱政,李沧分局民警。我的父亲朱兴祥是永安路派出所的一名社区民警,从部队转业后就在基层派出所一干就是30余年。

幼时的朱政,对父亲最深的记忆,莫过于那神圣庄严的警服,满身的正义威严感,在父亲的熏陶下,高考结束后,朱政选择了山东警察学院,四年后又通过了公务员考试,成为了一名正式民警。

和自己的父亲一样,朱政一直工作在基层一线,从科员到副所长,12年来,他深刻感受到公安工作的艰辛和繁重,感受到父亲的不易,更为父亲在基层30余年的坚守而感到自豪和钦佩。

警察父亲的唠叨

我是洪山坡户籍民警刘婧婧,我的爸爸是市局刑警支队民警刘健。小时候身边的小朋友们都很羡慕我有个警察老爸,觉得警察爸爸好酷喔。我也一直觉得,这个世界没有黑暗,因为爸爸给了我很大的安全感。可是也只有我知道,爸爸很疼我却从来都很忙,很少可以陪在我身边。

爸爸说世界上还是好人多…曾经家里半壁的衣柜都被爸爸的藏蓝色塞满,现在又多添了一半。责任,担当,忠诚,正义,这些都是爸爸影响我教会我的,未来的我也会像爸爸一样,成为一名好警察。

更多精选报道尽在雷火竞猜平台